19大杨开煌:习近平对解决台湾问题有自信

浏览量:586 点赞:511 收藏:742 2020-08-08

19大杨开煌:习近平对解决台湾问题有自信杨开煌。  针对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工作报告涉台谈话,台湾铭传大学两岸研究中心主任杨开煌20日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,蔡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,一个中国的原则,在目标、方向不一样的情况下,这代表着对蔡英文政府没有任何期待,大陆是不会与台湾再做讨论的,也不可能有蔡习会。 
 杨开煌指出,大陆认为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,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,两岸双方就能开展对话,协商解决两岸同胞关心的问题,台湾任何政党和团体同大陆交往也不会存在障碍。这代表着对蔡英文政府没有任何期待,因为大陆的做法是传统中国人的做法,所谓的大德不踰閑,小德出入可也,也就是双方有相同的目标时,许多事务性的规则可以妥协。但是蔡政府一直不愿意承认九二共识,一个中国的原则,在目标、方向不一样的情况下,大陆是不会与台湾再做讨论的。 
 杨开煌说,既然双方道不同,习近平也不会考虑蔡英文的想法,所以有人认为会有蔡习会,他觉得这是不可能。他认为习近平是採取主动式统一模式,不管民进党政府怎幺想,我就是要统一;我按照我的步骤来进行统一大业。以前採取让利给台湾人民的方式,就好像在台湾做广告,而现在则是让台湾人到大陆去创业、就业,让台湾人直接融合到大陆社会,然后可以告诉台湾的亲朋好友,这就是像目前社群网站的广告模式,让朋友向朋友推销东西。 
 杨开煌表示,习近平这种主动式统一模式,强调心灵契合,社会融合,生活一致,来达成统一的和平、统一做法是希望这个统一是不反覆,长久的,避免陷入像三国演义所说的话说天下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分分合合,反反覆覆的局面。这是习近平对于和平统一的做法与以往领导人最大的不同之处。 
 杨开煌同时也指出,习近平的谈话表面上看起来,所用的词语都是以前曾经用过的语句,但他认为要从其背后的含义,其所代表的实力与时机来看这次习近平的讲话。
 杨开煌表示,就实力而言,现在中国大陆的国力跟以前相较,已不可同日而语,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实力大幅跃升,所以现在说这样的话,代表的是更充满自信来展现其看法。所以习近平的报告上指出了我们有坚定的意志、充分的信心、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。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、任何组织、任何政党、在任何时候、以任何形式、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!这个意志、信心、能力就是有实力,有信心的展现。 
 他说,而就时机而言,从以前马英九时期到现在的蔡英文时期,两个对象是完全不一样,但是却可以讲一样的话,这一方面可以代表着,我就是要这样做,你们拿我没办法,我也不想与台湾商量。 
 其次,他说,这也代表其战略定力与自信,证明习近平有绝对的自信。因为前段时间传出一些武统的言论,要在某个时间点之前拿下台湾,感觉上大陆会用很强势的手段来解决台湾问题。事实上,大陆要解决两岸问题,他可以用的手段很多,但是习近平还是用原来的方法来解决两岸的问题,这代表着习近平充满自信,觉得根本不需要使用到这些手段就可以解决台湾问题。
 至于下个月的习特会是否对两岸关係造成任何影响,杨开煌指出,两个大人在讨论事情,不会注意旁边的小朋友在吵着要糖吃。两岸问题在中美两大国之间不是很重要问题,再加上中美之间有超过100个沟通管道,平均每三天就会见一次面讨论事情,如果有任何风吹草动,应该提前都会知道。唯一可能的变数是特朗普对两岸问题有可能不熟悉,把美国立场,所谓的不支持台独,说成反对台独。但这对两岸关係也不会有很大的影响。 
 对于台湾内部对统独的争议,杨开煌以台湾人的四大焦虑来解读,分别是:国家认同、个人身份认同、发展、明明知道问题的解答在哪里却又做不到。
 首先是国家认同的焦虑:政府一直告诉百姓,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,但只要出国后,就知道除了那十几个与我们有邦交的国家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外,其他国家都不承认台湾是一个国家,因此只要在国外遇到问题时,求救无门。 
 其次是个人身份认同的焦虑。杨开煌指出,每天我们看中国书,说中国话,看歌仔戏,用中国的道德习惯来评断是非善恶,我们从小所学的任何仁义道德的故事都和中国一样,所以到底台湾人是不是中国人?虽然现在有许多天然独的成长,但是他们与父母辈的沟通还是可以深深的感受出来跟中国的连结。特别是现在大陆一直吸引年轻人到大陆生活,这些年轻人到了厦门,一听厦门人说话,就说你们也会说台湾话,但厦门人会告诉他,这是闽南话,台湾话就是闽南话的一种,这也会让年轻人反思台湾人到底是不是中国人。台湾不像新加坡,可以说中文,学中文,懂中国文化,但却可以认为我不是中国人。台湾与大陆因为结构上的因素,所以两者深深的连结在一起,一定会认为台湾人就是中国人。 
 第三是发展的焦虑。杨开煌认为台湾这十余年来,自从民主化之后,发展停滞,到现在都还在吃老本。所以台湾到底发展要往向何方,台湾人找不到自己的角色地位。在全球化浪潮席捲全世界的时候,为什幺台湾人找不到位置?因为台湾人没有参与全球化潮流的发展,比较有规模,比较正式的全球性会议,根本无法参加,得不到任何发展最新的信息,所以无法参与,认识到全球化的发展。 
 第四种焦虑就是我们明明知道问题的解答在哪里,但是我们却又做不到!杨开煌说,这解答就是一个中国,但是大家却选择民进党,然后又解答不了问题。所以答案明明在,却又无法解决。以目前整体发展看起来,民进党政府还在学习,但在人才有限的情况下,因应全球化的格局和情势,都只能扮演着跟随者,甚至是破坏者。所以在全球化潮流中,台湾执政者无法跟上潮流,所以就耽误台湾因应世界变化的发展。台湾要到全球局势稳定后才能看清自己的位置,但那时候可能已经没有台湾的位置。这是台湾人最深的焦虑感,但是却答不了这个问题。特别是台湾现在有个氛围,就是你回答了正确答案,但你却被说成不爱台。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正确的认识世界,认识中国,台湾人的焦虑感永远存在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